教育 军事 时事 健康养生 汽车 旅游 娱乐 国际 文化 综合 科技 财经 体育 社会

电影表演艺术家王晓棠:艺无止境,人应该始终谦虚、谨慎

2019-12-02 10:08:03 来源:神步信息门户网 责任编辑:匿名

在我走过的道路上,每一步都离不开新中国对我的培养和人民对我的善良。中国人常说,当一个人收到一滴水时,他应该用一滴水来报答。然而,我像泉水一样得到了人民的施舍,我的一切努力只能得到滴水的回报。

我是一名在新中国受训的电影工作者。十八岁时,我作为演员加入了文化艺术总局京剧团。后来,京剧团去西北为部队表演吊唁。我被任命为播音员,并因为我出色的表演被调到文化艺术总局戏剧团。21岁的时候,我开始拍电影。

1955年,我参加了电影《神秘的旅伴》,扮演女主角——彝族女孩小李英,这是我第一次在银幕上扮演角色。然后,我以景颇族女性马诺的身份参加了电影《边境要塞的灯塔》(Beacon of Border Stronghold),并在第11届卡罗威费里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青年演员奖”。加入八一电影制片厂后,我成了一名职业电影演员。随后,我参加了四部电影,其中《英雄与老虎》中的艾伦是最受欢迎的一部。新中国成立10周年之际,我参加了八一电影制片厂出品的电影《海鹰》,并饰演女主角——民兵指挥官于芬。1962年,我被评为新中国22位杰出电影演员之一。后来,我出演了电影《野火与春风斗古城》。在这部电影中,我扮演金戒指和银戒指,两个不同性格的角色。我在这部电影中的表演被一些观众视为我演艺生涯的巅峰。我真的很高兴被观众喜爱,但是我经常提醒自己艺术是没有尽头的,一个人应该永远谦虚谨慎。

"不要看一个有一千张脸的人,而要看一个有一千张脸的人。"我把这句话作为我在电影中表演的要求。我总是准备好迎接新的挑战,总是愿意尝试解释不同风格的故事,总是试图创造具有完全不同个性的角色。从《神秘伙伴》中的小李英、《边寨烽火》中的庄园、《英雄与老虎》中的艾伦、《海鹰》中英勇的民兵指挥官于芬,到《野火与春风斗古城》中的金银环……每一个角色都倾注了我的心血。除了在事业上努力工作之外,我还非常重视思想政治的学习和提高。在我看来,没有艺术的方式来展现一个思想无法到达的境界。从一个年轻的学生那里,我学会了唱“我是一名士兵,我来自普通人”...我是一名军人,我热爱国家和人民”并进入了人民军队。从那时起,我有了信念,逐渐学会了“不折不扣地克服困难,冷静而宽宏大量地面对不公,不骄不躁地勇敢前进,献身于新中国和八一军旗”。我记得1958年,我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得“青年演员奖”后,一位记者让我通过八一厂演员剧团团长写一篇经历。我问上校,你能不写吗?上校说,为什么?我说,我还是一名新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上校想了想,同意了。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意识到只要一个人的精神不崩溃,他的生活就会充满希望,他必须永远沿着向上的箭头走下去。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我拍了一些电影,并决定成为人民的好演员。说实话,在那个时候,我对“人”的理解实际上相当笼统。直到后来,我在北京怀柔县北台林场定居下来,当了六年林业工人,我的想法才改变。那六年的生活很艰难,但我走到了最基本的生活水平,深深地依恋着工农。我仍然记得北台林场的老胡对我说,我们也没有更大的力量来帮助你。只要你去北京回到八一厂,我就允许你离开!

有一次,我回到八一厂送材料,到北京站坐火车回林场,但已经是最后三分钟了,最后一班公交车才开走。铃响了,站台的门关上了。当我气喘吁吁地赶到时,那名女工冲到楼梯脚下的警卫面前喊道:“让王小棠上车!售票员重新打开车门,我一踩上火车,火车就开了。火车上的乘客对我说:王小棠,你没事,将来你会给我们拍电影的。听到这些,我感到特别温暖。

一天,我在北台上水库的大坝上,拿着铲子下班回家。生活的场景在我脑海中闪过,我突然觉得发人深省。什么人?北京火车站的工作人员,不知名的乘客,老虎和常林的工人,我的老上级和同志们...他们是我心中的人!人们非常具体。在我人生的最低谷,他们仍然为我辩护,对我寄予厚望。从那以后,只要我说“人”这个词,我就会充满感情,甚至流泪。我在心里发誓,如果我能回到电影行业,我只会做一件事——回报人民。

后来,我终于回到八一厂,穿上军装。突然之间,军装似乎仍然是原来的样式,但它站在风的前面。我觉得比以前更加富有和充实。六年的林场生活给了我大量的精神财富,让我真正成熟了。我开始兑现我的承诺:我写和导演的所有电影,我作为公务员所做的一切,无论大小,都只有一个目的——报答人民。我把我和我对人民的感情写在我导演和主演的电影里,并通过电影中人物的语言表达我的心声。1982年,我写并导演了电影《翔》。在这部电影中,我用女主角来表达我衷心的祝愿:“我得到了人民涌泉的青睐。我最大的努力只能是滴水的结果!”1986年,我创作并导演了故事片《村民》,其主题仍然是《不能忘记人民》。1992年,我成为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导演,并带领八一电影制片厂组织拍摄了一系列可以在中国电影史上记录的战争电影,如《大转弯》(Big Turn)和《大进军》(Big March)。然而,我的初衷仍然是简单的四个字:报答人民。

在我走过的道路上,每一步都离不开新中国对我的培养和人民对我的善良。中国人常说,当一个人收到一滴水时,他应该用一滴水来报答。然而,我像泉水一样得到了人民的施舍,我的一切努力只能得到滴水的回报。

我的生活已经被抛入新中国的新年。(作者是电影表演艺术家)

(来源:人民日报)

三分快3 北京28下注 幸运农场投注

上一篇:李铁:天海仍然非常有实力,我们队比别的队更拼、更努力
下一篇:我和我的祖国 | 70年间,哪一个时刻,令你心潮奔涌?

文章版权归本站所有,禁止转载!